中国书法名家艺术馆 主办 加入收藏 | 回到总馆
首页 > 文案 > 正文

刀笔之中的加减法——解读曹端阳的书法艺术
2012-09-28 00:34:32   来源:   评论:0 点击:

刀笔之中的加减法——解读曹端阳的书法艺术    詹冬华    端阳兄很早的时候就约我写篇评论文章,此间一直没有动笔。一方面是诸事撄神,静不下心来写;另一方面是自觉功力不逮,担心自己信口雌黄不入腠理...
刀笔之中的加减法——解读曹端阳的书法艺术
  
  詹冬华
  
  端阳兄很早的时候就约我写篇评论文章,此间一直没有动笔。一方面是诸事撄神,静不下心来写;另一方面是自觉功力不逮,担心自己信口雌黄不入腠理。这两年来自己于书法理论有些关注,平时也会动手写写书法,看作品也渐渐有些感觉,所以应朋友之托谈些感想倒是可以的。
  
  端阳与我是大学同学,又同是都昌老乡,彼此之间都比较了解。在九江师专读书时,他就显示出书法篆刻方面的才华。三年下来,他刻了几百枚印章,我们都钦羡不已。与此同时,他又得到了两位名师的亲自指点,一位是中文系资深教授詹八言先生,詹老是国内知名的古代文学研究专家,黄庭坚研究专家,在书法方面也很有造诣。端阳入詹老门墙,成为他的助手,帮助誊抄资料文稿。对于一个普通的中文系学生来说,这是何等的幸福和荣耀啊。另一位是美术学院教授崔廷瑶先生。崔先生书画皆能,尤其是书法,成就卓著。端阳酷爱书法,主动写信给崔老师,崔老师得知后,委派美术学院的吴德胜来找端阳,德胜也是都昌人,同在九江师专读书。之后,端阳就到德胜的班上听崔老师讲课,这一听就是两年,受益匪浅。端阳本来就是学中文的,再加上两位老师的指点,在文字学、文献、文学及书法方面打下了深厚的基础。毕业后,我们就各奔东西了,端阳分到了都昌中馆中学教书,几年后又到中国书法家协会培训中心及首都师范大学书法研究所书法教育研究生班深造,这个地方非同小可,相当于书法界的巴黎高师。很多书坛高手名流都是从这里出来的。在这里,端阳的书法篆刻得到了更加系统和深入的训练与提升,眼界和视野也宽广多了。2004年,端阳被调入都昌县文联,获得了一个非常好的文艺实践平台。我回家经常去县委大院里的那个文联办公室,就在这个十几平米的小房间里,经常汇聚着一些青年书法才俊,他们彼此交流,相互切磋,共同进步。近几年,端阳的书法先后两次入国展,并斩获大奖,成绩显著。
  
  端阳的书法具有一种拒绝流俗审美眼光的独特品格。因为,从其书法的整体面目上几乎很难找到时下所流行的“二王”书风的痕迹来。以行书为例,“二王”书风呈现出流美遒丽、跌宕飘逸的审美形态,用笔多以侧锋取妍,中锋取势,方笔圆笔并用,且以圆笔居多。结字中正,欹正合度,既不乖于古人楷则,又符合今人的审美趣味。端阳的行书,在结字的局部构成方面汲取了前人法帖的审美形构经验,这与其他书家并无二致。但他在用笔和字形的空间布置以及线条的处理方面却始终保持着自家的面貌。他的用笔,方折颇多,婉转滑利的笔画很少。他处理的每一个点画,基本上是即送即收,将气力控制在方寸之间,而不作长枪大戟式的疾起遽戗。即使在字间的线条牵连上,他也多半是在上一个字的末笔收势停匀之后再过渡到下一个字的起笔。由于多用方笔,所以他的字棱角比较多,点画之间透着一种金石气,这与他长期治印密切相关。尽管结字中棱角多,但并不显得剑拔弩张。细究其故,是因为他用其疏朗萧散、大巧若拙式的字形结构藏匿并中和了这些冲突性因素,使得整个作品看上去意象崚嶒、境界高古。这就好比是打太极拳,力道刚柔并济、架势开阖有度,手法松柔圆活、气象中正安舒。线条之于书法恰如木石之于栋宇、面粉之于馒头,书法就是一门表现性情、传达情感且具有形式美感的徒手线艺术。端阳的线条并不以圆转流美取胜,而是以斩截劲健、干净利落的面目示人,如锥画沙、刀犁石,看似漫不经心,实则真力灌注,精气内藏。
  
  端阳的这种书法语言并不是他后来取法前贤的结果,而是其自身性情禀赋与审美形式自然组合的结果。因为早在十多年前,他尚在读大学时,就已经显露出这种独特的线条与间架处理的形式端倪。与其他诸多书家摒弃自我、尽学前贤的成长路向不同,端阳始终保持着自己对点画线条和结体的审美直观,在坚持临帖、拓宽眼界的基础上,不断地将与之相符的书法元素添加到自己的书法之中,逐渐发弘壮大,自成笔墨。他就好像是一株涧边崖头的小树苗,挺立于风霜雨雪,摇曳于清风朗月,汲天地之英华,同自然之妙有,最后长成一棵参天大树。所以,端阳的成长路线是:立定自身,广收博取,化约笔墨,自成一家。在这个阶段,他做的是加法。
  
  端阳性情简淡,心地宽仁。与人晤谈,语气和煦,不与人争。但他是一个极有主见且意志异常坚定的人。1998年,他只身骑车赴京华,拜师访友学艺,毅力坚执若此,确非一般人可比。经过十几年的历练,端阳对书法渐渐形成了自己独到的理解,他认为书法有三种实践方式,一是自我娱乐;二是收名纳利;三是求学问道。他所追求的,是最后一重进境。这一自我定位,使得他同许多“书奴”“书匠”们划清了界线,他脚下的道路也因此越走越宽广。端阳本是中文出身,平日除了临池习字,就将精力投放于文史经典,尤其对佛学情有所好,这从其书作的内容就可以见出。与此同时,他于书法理论与美学方面积学宏富,涵养深厚。这使得他的书法篆刻艺术得以植根于宽博坚实的学术地基之上。端阳虽书名远播宇内,但其始终保持着一种自我省思的姿态。在其平静安闲的外表下,不时地对书法本体展开形而上叩问,书法最后是什么?又为了什么?与书写技法的增益过程不同,他这个阶段所做的,实际上是减法。
  
  人生是门精妙的算术,多数人喜欢做加法,从一个光秃秃的肉身逐渐往上加身外之物:金钱、官位、美女、豪宅等等;只有少数人做减法,反身而诚,为道日损。从本质上来说,艺术是做减法,尤其是书法,更是如此,因为书法的高妙之处近乎道。书法不能被对象化、物化、工具化,更不容被猥亵,糟蹋,否则你就会马上得到同样的待遇。端阳所准备走的,是一条光明大道,但也是最难走的路。我无法预测,他在今后的前进道路上会做出哪些更大的突破,但能够这样选择,就显示了他的勇气。
  
  祝贺他的成绩,期待他的更大成功。
  
  詹冬华,男,江西都昌人。2003年毕业于江西师大文艺学专业,获硕士学位(导师:赖大仁),2006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文艺美学专业,获博士学位(导师:王岳川)。现为江西师范大学文学院副教授、江西省高校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当代形态文艺学研究中心研究员,文艺学专业硕导,江西省高校中青年学科带头人,“江西师大首批青年英才培育资助计划”人选。
  
  

相关热词搜索:刀笔 之中 加减法

上一篇:初识曹端阳
下一篇:清风徐来